调律师如何对付年久失修的钢琴

avatar 2019年7月14日22:20:52 评论 30

一提到钢琴调律师,大家可能想象中他们总是坐在宽敞明亮的舞台中央,悠哉哉地精心调整一台价值百万的施坦威九尺三角琴,迎接即将到来的朗朗,或者克莱德曼,或者马克西姆等大咖,手边的工作台上,除了工具之外,还放着一杯香浓的咖啡。

是这样么?

其实实际上画风很更可能是以下这样:

小学校放学了,调律师终于能不受干扰的工作了,他穿过黑洞洞的走廊,来到教室里,掀开斑驳脱漆的立式琴盖,望着里面被老鼠啃的一塌糊涂,到处乱晃的榔头,还有锈迹斑斑的琴弦,已经完全断裂的88个攀带。外面的天已经全黑了,只有走廊上像鬼片一样亮着昏暗的灯光,调律师长叹一声,围上围裙,戴上口罩,开始工作。

作为一名调律师,不可避免会地遇见很多年久失修的钢琴,在中国,钢琴教育已经非常普及,但是关于钢琴的保养和调律知识普及却匮乏的令人发指。调律师几乎是有一半的工作量,是在对付这些由于使用者的无知而损坏,缺乏保养维护的钢琴。那么,对于这种钢琴,调律师们都是怎么将其尽量调整至最佳状态的呢

钢琴最好是半年一次调律,最少一年一次调律,那些五六年,十几年不调,不保养的钢琴,虽然还能出声,实际上已经和破锣没有什么区别了。长期不调律,调律师需要从两方面去调整它

调律师如何对付年久失修的钢琴

调律师如何对付年久失修的钢琴

第一,是机械状态,这里说的机械状态,包括了钢琴的键盘,击弦机,音板,弦轴板等等近万个零件。有些零件出了故障,会影响音色,有些零件出了问题,会影响手感,有些问题则是会造成钢琴根本就发不出声音来。调律师在调律之前,至少应该把影响调律的问题先排除掉。对于一台很久没有调律保养的钢琴,最容易出现的故障有以下几种:

1.榔头的问题,所谓榔头,就是击弦锤,用羊毛压实制作而成。榔头打到琴弦上,才会发音,有的钢琴很多年不闻不问,榔头被老鼠啃的一塌糊涂,就算击弦后能发音,音色也会变得很奇怪。这时就需要根据情况,或更换,或打磨,或忽略

2.琴弦,琴弦是用钢丝制作而成,有的钢琴琴弦上还有镀层,但不管有没有镀层,常年放置在潮湿环境里的钢琴,琴弦都会不可避免的生锈,浅层锈迹可能还不会太影响音色,但如果钢丝内部已经被氧化,出现了结块,那么琴弦基本也就废了,就算能发音,也是惨不忍听,根本无法调准。

3.攀带。攀带这东西,虽然小巧,但作用很大,钢琴快速击键时,就靠这小带子拉着榔头归位,它的材质一般是韧性较好的布料,接头处是人造皮革。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,再好的布料也会朽化,皮革也会变硬变脆脱落,另外攀带也是老鼠最喜欢啃的东西之一。更换攀带是很麻烦的事情,需要将榔头杆的胶水烤化,拆开连接处,将新攀带塞进去再重新胶合,费时费力,所以别看就那么一小条,更换成本可不低。

4.击弦机上各种木料。击弦机大部分是用木头做的,木头的形状会随着含水率的变化而变化,长期闲置不管的钢琴,会出现榔头错位,挤在一起,需要调整才能正常弹奏。

5.键盘。琴键是通过前后两根销钉固定在钢琴上的,销钉是固定在中盘上的,当钢琴常年失修,中盘会变形,销钉也会位移,于是键盘会出现缝隙大小不一致,高低不平整,歪歪斜斜,按下去起不来,起来了按不下去等等问题,恢复弹奏功能很简单,但想要整好整齐可是一件让人极端头痛的事情。而中盘下沉严重的钢琴,会让整个键盘呈现u形曲线,下陷的部分键深过浅,根本无法弹奏,这时还得将琴键全部拆下,把中盘垫高,这就更是技术和体力并重的活计了。

6。音板,弦轴板,弦轴。音板是用木板胶合而成的,弦轴板是用铸铁打孔做成的,弦轴,就是插在弦轴板的小孔里,挂住琴弦的钉子一样的东西。当钢琴保存条件不当,过度干燥,或者温差过大,音板和弦轴板都有可能开裂变形,而弦轴也会因为锈蚀卡在弦轴孔里很难转动,造成调律困难。当一台钢琴的音板和弦轴板开裂的时候,用户基本就可以考虑换钢琴了,这种故障是钢琴最严重的故障之一,修理起来难度大,成本高,一般还不可能恢复如初。

漳州二手钢琴网当调律师抹了一把汗,总算把那些影响钢琴发声的问题一一排查,或更换,或修补,或调整,下面总算可以开始调律了。

首先,这种长期不调律的钢琴,调律师会第一时间评估其跑音程度,其次评估一下琴弦的状态,以确定调律方案。拿一台十年不调律,已经跑到姥姥家的钢琴来说,音高已经下降了小二度都不止,原来应该发出c的声音,其实现在发出的是b甚至是降b

对于这样的钢琴,如果不管不顾,把标准音高的音叉祭起来,直接大力一拉,大力在这出不了奇迹,只会听见嘭的一声响,激起一捧陈年老灰,那是断弦了。

琴弦是有记忆性的,钢丝经过常年的松弛,骤然拉紧过度,断弦是肯定的!就像久病之人,虚弱的只剩最后一口气了,骤然用上虎狼之药,虽然对症,但病人肯定会一命呜呼。钢琴也是一样,这种情况下,一定要徐徐图之,分次一点点往上拉音高,至于每次能拉紧多少,这就要看琴弦的锈蚀状态,弦码的锈蚀状态,和调律师的经验了。

一般来说,琴弦状态完好,想从跑低小二度调到标准音高,就算是熟练的调律师也得从头到尾,200多根弦拉三遍,对体力和技术都是巨大的考验,而琴弦状态不好的钢琴,则根本不能再调回标准音高,除非换弦,否则钢琴这辈子能达到的高度也就是低于标准音的某个点了。

就算好不容易两三遍调完,调回标准音高,难道就万事大吉了么?对于质量一般的钢琴,这时候回头一听,十有八九前面调过的音又跑回去了不少。强调一下,这绝不是调律师的水准问题!琴弦作为一种金属材料,有记忆性,疲劳度,常年松弛的琴弦,怎么可能指哪打哪!这就引出了下一个重要概念-复调

有的琴主很委屈,我的琴明明半年前刚调过,怎么调律师来看了,说还是跑到了姥姥家?肯定是上一个调律师敷衍了事,骗我钱财!你问上上次调律?好像是十年前吧…复调?那是什么?

所谓复调,在这种常年不调的钢琴调律中,就是为了对抗金属的记忆性,通过上一次的拉紧,先让琴弦多少适应一下新的拉力,充分释放张力,才能再后续的复调中稳定住,而且复调时间一定要在一个月之内。很多琴主不愿意复调,结果半年一年后,钢琴又跑音跑到了天涯海角,这怪不得别人,而且这是对调律师劳动的不尊重,对金钱的浪费。

综上所述,对于一台年久失修的钢琴,调律师所需付出的劳动是巨大的,需要的技术水准是高超的,不是随随便便,一两百元,找到一个一知半解的人,随意拧几下弦轴就能搞定的,这样的钢琴想要调准,调稳,实际上是把很多年应该做的所有工作,压缩到跨度短短一两个月,每次短短几个小时里!所以当调律师皱着眉头评估完钢琴,报出一个你难以接受的初调价格和复调价格,请不要质疑,这是和调律师的技术水准和所需付出的劳动相对应的!

avatar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